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力行恩道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法利賽人(一)


聖經中時常出現的名詞──「法利賽人」,是猶太三大教派之一,他的優點值得我們學習,缺點也提醒我們要警惕,現在請您一起來閱讀此文章吧! (Ting 摘要)

緣起


法利賽人是猶太三大教派之一,其餘二派是撒都該派和以色尼派。通常被認為法利賽派始於主前三世紀,馬克比人戰爭之前。法利賽派源出於馬克王朝的「哈西訂派」(Hasidim)。

亞歷山大帝死後,他的三個將領中的塞流卡斯佔據巴比倫,事後占領敘利亞。他的繼承者後來打敗埃及,也取得猶太國的控制權。在安提阿哥、厄比法尼斯(Antichus Epiphanes )(主前一七五年至一六四年),下令要使猶太人完全希臘化。主前一六八年,猶太人的信仰生活因此而受到逼迫。

他們沒有守安息日、行割禮、到聖殿守節等自由。聖經也被燒燬,王下詔凡家藏聖經或遵守摩西律例者處死。且聖殿立希臘天神宙斯的神像,在祭壇上獻猶太人視為不潔淨的豬,故意侮辱猶太人,反叛情勢遂由此爆發。當時,哈西訂人為以色列最忠貞之民,與願從摩西律例者,合成一黨,參與馬克比所領導的戰爭。此黨就是日後的法利賽派,至約翰胡珥卡奴時代(主前一三五年至一○五年),此派之名始見。

優點


1. 敬拜獨一真神

經云:因為撒都該人說,沒有復活,也沒有天使和鬼魂,法利賽人卻說,兩樣都有(使徒行傳二十三章8節)。

法利賽人相信真神保治萬有的大權能。他們也相信有復活和天使、鬼魂與來生審判等靈界的事情。

曾經有位台灣留學生和一位同班的美國的同學聊天,那位美籍學生坦誠的對他說:「假使我今天沒有宗教信仰,我會去幹一些殺人放火、傷天害理的事。」西方社會與中國社會的文化背景不同。

中國人縱使沒有明確的宗教信仰,卻因長久受儒家思想的影響,有其傳統固有道德規範,比較安分守己;而在西方國家,宗教信仰就是他們的道德基礎,若沒有宗教信仰,不相信有神的存生、鑒察,認為人死了就結束,沒有報應,則人很可能會為所欲為,成為喪心病狂的危險人物。

2. 堅守信仰原則

保羅說:他們若肯作見證就曉得,我從起初是按著我們教中最嚴緊的教門作了法利賽人(使徒行傳二十六章5節)。

「我們教中最嚴緊的教門」現代中譯本譯作「我們宗教中最嚴格的法利賽派」。可知法利賽派是嚴守摩西律法與熱烈愛國的。在當時猶太人受希臘統治及同化下,有維新派與保守派。前者願意接受希臘文化及宗教習俗,而後者就是法利賽派,為保全國家精神的完整,宗教信仰不致被同化的危機,奮勇衛道。

保羅說:就律法說,我是法利賽人;就熱心說,我是逼迫教會的;就律法上的義說,我是無可指摘的。保羅後來蒙主揀選,在他的信仰歷程中,一直是篤信基督,擇善固執,至死忠心,死而後已。他堅守信仰的精神與他早期受法利賽派嚴格的宗教教育訓練有密切關係。

缺點


當時,凡加入法利賽派的人是會受到政權迫害。至亞力山大沾乃島(Jannaeus)繼位,欲以兵力掃除此派。然其妻亞力山得拉繼位後,知以武力反抗宗教信仰,定屬無效,所以贊助此派。嗣後,此派勢力擴張於猶太全國。及至羅馬時代,猶太人信仰有相當的自由,此派為風氣所尚,過與不及,以致弊端叢生,為世人所詬病。施洗約翰稱之為「毒蛇的種類」,主耶穌嚴斥他們為「假冒偽善」,其缺點大致歸納有兩項,一是自義,二是假冒偽善。

1. 自義

耶穌對法利賽人說:你們是在人面前自稱為義的,你們的心,神卻知道,因為人所尊貴的是神看為可憎惡的(路加福音十六章15節)。

法利賽人在人面前道貌岸然,儼然是正人君子,騙取別人對他們的尊重,但主耶穌卻看出他們的醜惡和貪婪。這種自義的心態同時引發缺點。

① 藐視論斷:經云:「耶穌向那些仗著自己是義的人,藐視別人的,設一個比喻。」自義的人是以自我為中心,肯定自己,否定別人,因此容易藐視別人。比如主說「一個僕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能事奉神,又事奉瑪門」,他們就藐視主,對主的教訓嗤之以鼻。

藐視的結果就會輕易論斷別人。比如從「法利賽人和稅吏的禱告」的比喻,法利賽人自言自誇,論斷稅吏的不是。

② 固執己見:自義就是自以為是,不肯接受別人的意見。法利賽人不服主的教訓(馬太福音十五章12節),以致心地剛硬、頑梗不化,兇狠惡毒地商議要除滅耶穌(馬可福音三章1-6節),真是愚不可及(箴言二十八章26節),無有指望(箴言二十六章12節)。

法利賽人固執的原因之一,是他們心懷成見。所謂成見是根據自己的喜好、個性、印象、習慣所產生的主觀看法。雖然他們看過主行了許多神蹟奇事,聽主具有生命力的講道,但依然不相信主耶穌是他們素來所盼望的彌賽亞,因他們根據客觀的事實環境:主是生長在一個卑微貧窮的木匠家堙A經過他們理性分析、主觀的看法所產生對主的成見。

如果有人說:「凡是法利賽人沒有一個是好的」這種一竿子打翻整條船的看法也是有成見。至少從聖經所載,法利賽人仍不乏有優秀虔誠之人,比如:保羅、迦瑪列與尼哥底母都是法利賽人。

(摘自劉真誠《得更豐盛的生命》,棕樹出版社發行)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