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教我的歌──送你這對翅膀 ◎撰文/鷹 ◎期數:371期 ◎2008.08號
我看到有隻麻雀落在地,看牠的生命似已到盡頭。
我跪下將牠捧在手心中,牠輕聲對我說:朋友!
送給你這對翅膀,學習飛翔越過最高山,
送給你這對眼睛,學看世上的美事,
送給你歡欣的歌,歌頌春天來臨的喜悅,
送給你跳躍的心,翱翔在海的那邊。
我見另有隻麻雀在沙地,小麻雀生命正開始起步。
我輕輕將牠捧在手心中,我微笑對牠說:孩子!
送給你這對翅膀,學習飛翔越過最高山,
送給你這對眼睛,學看世上的美事,
送給你歡欣的歌,歌頌春天來臨的喜悅,
送給你跳躍的心,翱翔在海的那邊。

這是一首非常著名的基督教詩歌,並有個充滿祝福涵義的歌名,叫做「送你這對翅膀」(Take these wings)。原曲為英文,由Steve Kupferschmid作詞,Don Besig作曲,後被翻譯成中文來唱。據說,很多基督徒及合唱團員都唱過。

移民之初,有段時間兩個孩子常坐在鋼琴前,自彈自唱讚美詩及學生靈恩會時學到的詩歌。清楚記得當時有首詩歌因旋律優美,特別吸引我注意,甚至讓我放下手邊待做的家事,加入她們哼唱的行列。知道是哪首詩歌了嗎?答案就是「送你這對翅膀」。

兩年多前,多倫多教會剛成立中文詩班時,因手邊的中文詩歌有限,加上不願增加詩班成員練習的負擔,乃將這首曲調簡單易唱,旋律流暢優美,歌詞又很感人的詩歌拿來練唱。只是,雖然我很喜歡這首詩歌,每次練唱時,也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並知道作曲者當初創作這首詩歌的動機,就是為了教會唱詩而做,但總是無法明白這首詩歌的歌詞,到底與信仰有何關係?

後來,隨著多倫多教會詩歌佈道會之臨近,想到詩班獻唱前,我得先介紹這首詩歌,但真實的情況卻是腦袋空空如也,完全不知從何說起,心裡就著急萬分。恐慌中,趕緊迫切跟神禱告,求神指教我,到底這首詩歌與信仰有何關係?

感謝神!垂聽我的祈求,就在某一次晨禱時,突然許多《聖經》章節源源不斷自腦海中浮現,自此心中豁然開朗,完全明白這首詩歌的信仰涵義;更奇妙的是,後來的日子裡,更恍然大悟這首詩歌的歌詞,正是主耶穌多年來一直在教導我、勉勵我的屬靈功課!

「我看到有隻麻雀落在地,看牠的生命似已到盡頭」

是怎樣的愛,可以讓天上獨一真神──耶穌基督,放下自己「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的尊貴身分,親自道成肉身,降世為人,為全人類的罪,甘心被釘死於十字架上。

當祂來到世上,這個世界迎接祂的方式,卻只是希律王的追殺,及一個寒酸、卑賤、骯髒、破舊的馬槽。祂沒有讓自己降生為君王或貴族,終其一生,不過是個貧窮的木匠之子。這樣的身世,就像鳥類中的麻雀,渺小卑賤,毫不起眼,沒人想要多看一眼(參:賽五十三2-3;腓二6-8)。

那一天,終於到了。就在客西馬尼園的懇切禱告後,十二門徒中的猶大,竟為了30個銀幣,領著一隊兵丁和祭司長及法利賽人的差役來到園裡,前來捉拿一直對他諄諄教誨的耶穌。

夜裡,天是那麼寒冷,耶穌的心淒涼。猶大以與祂親嘴為暗號,就將祂賣了,門徒因害怕,四散逃去。彼得雖然遠遠地跟著耶穌,不忍離去,最終還是三次不認主。

耶穌先被帶到公會受審,有好些人做假見證控告祂,又吐唾沫在祂臉上,並用拳頭打祂,最後將其捆綁交給巡撫彼拉多。當下彼拉多將耶穌鞭打了,兵丁還用荊棘編做冠冕,戴在祂頭上;並給祂穿上紫袍,就在故意屈膝拜祂,嘲諷的對祂說:「恭喜猶太人的王啊!」後,卻又吐唾沫在祂臉上,並用一根葦子打祂的頭,毫不留情地極盡戲弄之能……

在那毫無理性的群眾,一片「釘祂十字架、釘祂十字架」的無情聲浪中,耶穌的心傷痛,滿身傷痕,卻不得喘息。最後,用祂僅剩的一點氣力,孤獨地背起十架,義無反顧地走向髑髏地,終被殘忍地釘在十架上。

那日,從午正自申初,一反常態地,遍地都黑暗了!聖殿裡的幔子,從上到下裂為兩半,地大震動,磐石崩裂,耶穌在十字架上大聲喊叫:「父啊!我將我的靈魂交在祢手裡。」氣就斷了。短暫的生命,就這樣到了盡頭(參:賽五十三4-5)。

「我跪下將牠捧在手心中,牠輕聲對我說:」

常常,覺得自己是不配得此救恩的。神的愛卻臨到我,讓我受洗歸主名下,沉浸於主愛中。祂的諄諄教導,是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我樂意將祂捧在手心中,日日聽祂輕聲對我說話(參:賽二十八23;詩一百一十九103)。

「朋友!送給你這對翅膀,學習飛翔越過最高山」

人生道路,崎嶇難行,總有困難險阻橫在眼前。面對烏雲密佈,風狂雨驟的坎坷人世,常讓我怯懦驚怕,不敢獨飛。慈愛的天父,是我最有耐性的老師,更是我最親蜜的朋友。當祂坐著基路伯飛行,藉著風的翅膀快飛(詩十八10),臨風翩然而至,也將這對翅膀送給我。祂應許:無論何時何地,永遠陪我飛翔。因祂的陪伴,我才能一次又一次,越過人生旅途之重重高山。雖然我因害怕山巔高聳,旅途艱難,頻說「不願飛翔」,神卻包容我的軟弱,緊緊囑咐──「不要怕、只要信」,必能飛過崇山峻嶺,傲視艱難!(參:約二十27;賽三十20-21;書一9)。

「送給你這對眼睛,學看世上的美事」

有個故事這麼說著:兩個好朋友相約一起去探險,有次來到沙漠,走著走著竟迷了路。很多天過去了,他們賴以維生的糧食吃完了,活命的飲水也只剩半瓶。對於僅剩的半瓶水,悲觀的那人說:「怎麼辦?『只剩』半瓶水!」樂觀的那人面對一樣的困境,卻說:「幸好,『還有』半瓶水!」後來,悲觀的人因心情極度沮喪,尚未走完沙漠,即因心中絕望而不支倒地,終致喪命;但樂觀的人,卻因內心充滿希望,相信自己一定會突破絕境並找到出路,最後,真的找到綠洲而生。

同樣的困境,同樣的半瓶水,心境不同,想法不同,結局就大大不同!

多年來,主耶穌一直要我拋開負面情緒,學習「正面思考」,並讓我明白一個能夠正面思考的人,必能做到「常常喜樂」。當我用神的眼睛看事情,並以神的心為心,總能轉換心境,充滿喜樂!這對柔和謙卑、憐憫喜悅的眼睛,是我身上的燈,助我全身光明;更能幫我除去心中怨懟,拋卻人間煩憂,笑看世上的美事(參:詩一百一十九18;路十一34;箴十五30)。

「送給你歡欣的歌,歌頌春天來臨的喜悅」

窗外大雪紛飛,世界沉寂一片,除了寒冷淒涼,感受不到一絲生命的跡象,這就是加拿大蕭瑟冰冷的冬天。據說,許多人常因冬天的來臨,心情沮喪,情緒抑鬱,終至得了憂鬱症。

是的,對於「白雪」,那曾經擁有的好奇與讚嘆,早已因其所帶來的不便與感傷,蕩然無存。「冰冷」確實澆滅了心中的熱情,「酷寒」真的消滅了心底的冀望。

但主耶穌卻送我歡欣的歌,陪我一起想像春天來臨的喜悅。祂提醒我:只要內心時時吟唱歡欣的歌,必能忘記冬天的淒涼。何況,若非冬天冰天雪地的寂靜淒涼,又怎顯出春天翠綠活潑的生命篇章?(參:歌二11-12;詩六十五13)。

「送給你跳躍的心,翱翔在海的那邊」

我的患病人生,痛苦難熬,一直讓我無法享有健康之人擁有的行動自由。主耶穌賜我一顆跳躍的心,不只讓我不再抱怨、悲嘆自己的病痛人生,因著恆切禱告而來的喜樂,還能讓我為健康的人感念主恩。

期待這顆跳躍的心,陪我翱翔到海的那邊,直到與主相見(參:詩四7,十三5;啟二十一4)。

「我見另有隻麻雀在沙地,小麻雀生命正開始起步……,翱翔在海的那邊」

茫茫人海,紛擾危亂,許多人就像那小小麻雀,陷在沙地,心中徬徨無依,不知飛向何處。期許已經嚐到主恩滋味無比美善的自己,也能以神的慈愛,將他們輕輕捧在手心中,微笑地對他們說:「孩子,我願送你一對翅膀,陪你飛翔越過最高山;我願送你一對眼睛,助你學看世上的美事;我願送你歡欣的歌,教你歌頌春天來臨的喜悅;更願送你跳躍的心,伴你翱翔到海的那一邊!直到與主相見。」(參:約壹四19;林後一4;路二十二32)。

註:現今網際網路發達,只要輸入「送你這對翅膀」等字搜尋,就可找到這首詩歌的相關資料及聆聽這首優美的詩歌。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