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
重修大衞倒塌的帳幕(上) ◎撰文/蔡恆忠 ◎期數:454期 ◎2015.07號
倒塌的帳幕


正如經上所寫的:「此後,我要回來,重新修造大衛倒塌的帳幕,把那破壞的重新修造建立起來,叫餘剩的人,就是凡稱為我名下的外邦人,都尋求主。這話是從創世以來,顯明這事的主說的。」(徒十五16-18)

這些話是雅各為耶路撒冷會議作結論時所引用的經文。他是主耶穌肉身的弟弟,是當時耶路撒冷教會的柱石之一(加二9)。耶路撒冷會議(Council of Jerusalem)在救恩歷史上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里程碑,在這個會議中,使徒和長老們決定了外邦人(非猶太人)信主的時候不需要再受割禮,也不必再背負摩西律法中那些「連使徒們都不能負的軛」(徒十五10);這個會議同時也決定了「耶路撒冷四條禁戒(Jerusalem Quadrilateral)」,是任何基督徒都不可踰越的規範,卻是今日許多基督教派所忽略或不願遵守的。這規範包括:禁戒祭偶像的物和血,並勒死的牲畜和姦淫(徒十五28-29)。

當「外邦人(非猶太人)信主時,該如何面對割禮和摩西律法」的議題被提到他和其他使徒長老們面前來討論時,雅各憶起阿摩司先知的預言,而作了結論。

可見在他的認知上,神要重新修造的「大衛倒塌的帳幕」,不是指所羅巴伯所帶領、回猶大重建的第二聖殿──那座屬地的建築;而是主復活升天以後,應許的聖靈降下所建立的屬天的國,教會。就如主耶穌所說:「你們拆毀這殿,我三日內要再建立起來。」(約二19)。當時,《約翰福音》的作者特別聲明,說耶穌這話是以祂的身體為殿;也就是說,祂將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將從死裡復活(約二19-21)──主耶穌說要再建立起來的,是祂的身體,教會(弗一23)。

猶太人,尤其是他們信仰的帶領者,容許聖殿俗化、淪落為販賣牛羊、兌換銀錢的市場,美其名為方便遠地來此獻祭的朝聖者,為他們提供服務;其實,是以敬虔為得利的門路,使聖殿成為賊窩(太二十一13),成為神不願同在的殿,所以主說他們拆毀聖殿。而祂三日內要再建立起來的殿,是一個屬靈的國度,也是神所應許給大衛的那座永遠堅立的國;當時,當大衛決意為神建造殿宇時,神向大衛說:「你的家和你的國必在我面前永遠堅立。你的國位也必堅定,直到永遠。」(撒下七16)

被拆毀的殿,主耶穌三日內要再建立起來;同樣的,大衛倒塌的帳幕,將被重新修造起來,讓凡稱為主名下的外邦人,都進來尋求主。

大衛王朝


大衛王朝的疆界從伯拉大河到非利士地,直到埃及的邊界,應驗了神給亞伯拉罕的應許(王上四21)。當時,神與亞伯拉罕立約,說:「我已賜給你的後裔,從埃及河直到伯拉大河之地」(創十五18-21)。後來當以色列民離開埃及,來到西乃曠野,神也曾向摩西重申這個應許,說:「我要定你的境界,從紅海直到非利士海,又從曠野直到大河。」(出二十三31),然後,在約但河之前,神再一次向約書亞申明,說:「從曠野和這利巴嫩,直到伯拉大河,赫人的全地,又到大海日落之處,都要作你們的境界。」(書一4)

「作你們的境界」是舊約的應許,是有界限的;亞伯拉罕屬肉的後裔承受這個應許,很難走出那個界限,例如,一些法利賽教門的猶太人信了耶穌,依然要信主的外邦人受割禮,要求他們遵守摩西律法的條文(徒十五5)。因此,聽了巴拿巴和保羅在外邦宣道的見證,又聽到彼得在哥尼流家所目睹聖靈奇妙的作為,讓雅各想起先知阿摩司的話,知道大衛倒塌的帳幕已然重新被修造起來──舊約中獻祭崇拜的重心、屬地的耶路撒冷已經失去神的同在(約四21);如今,主耶穌以祂的血立下新約,要重建神的殿,是屬靈的,是神要藉著聖靈居住的所在(弗二22),信的人必須以心靈和誠實來服事神,事奉的地點已不再侷限於屬地的耶路撒冷(約四21-24)。前約已舊,漸舊漸衰,快歸無有了(來八13);現在主來,重新修造大衛倒塌的帳幕,把那破壞的重新修造建立起來,叫餘剩的人,就是凡稱為主名下的外邦人,都尋求祂。

重新修造的帳幕不再受舊的邊界所限,不分是猶太人或外邦人,只要願意,都可進入,都可被接納於主的救恩之中──雅各在引用阿摩司的預言時,已清晰的看到預言中所說那要重新修造起來的帳幕,正是屬靈的真教會。

擴張你帳幕之地


你這不懷孕、不生養的要歌唱;你這未曾經過產難的要發聲歌唱,揚聲歡呼;因為沒有丈夫的比有丈夫的兒女更多。這是耶和華說的。要擴張你帳幕之地,張大你居所的幔子,不要限止;要放長你的繩子,堅固你的橛子。因為你要向左向右開展;你的後裔必得多國為業,又使荒涼的城邑有人居住(賽五十四1-3)。

不懷孕、不生養的,是誰?那要擴張帳幕之地的,又是誰?誰的後裔要得多國為業?以賽亞先知這段話指的是什麼?

主耶穌曾為耶路撒冷嘆息,說:「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殺害先知,又用石頭打死那奉差遣到你這裡來的人。我多次願意聚集你的兒女,好像母雞把小雞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們不願意。看哪,你們的家成為荒場留給你們。我告訴你們,從今以後你們不得再見我,直等到你們說:『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路十三34-35)

大衛在耶路撒冷為神的約櫃支搭帳幕(代下一4)。認真的說,大衛為約櫃預備的帳幕,是在錫安的保障──大衛城,即耶路撒冷城牆前的碉堡。後來在所羅門建造聖殿以後,約櫃才被抬進聖殿(代下五1-7)。因大衛的緣故,神選擇耶路撒冷為立祂名的居所(代下六6);那是百姓獻祭崇拜的地方(申十二13-14),也是以色列民信仰的中心。……然而,後來的君王卻帶著百姓在這裡拜偶像、行邪淫,違逆神。

為了導正他們信仰上的敗落,神一再差遣祂的僕人來到這裡,要引導他們歸向神,這些神的僕人卻遭他們殺害──神的百姓不願聽勸歸回。所以,主耶穌以天父自稱,說:「我」多次願意聚集你的兒女,好像母雞把小雞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們不願意。因此,祂要離棄舊約中的耶路撒冷,任她成為荒場留給他們(路十三35)。

主的話乃是靈,是生命(約六63)。祂要離棄舊約中的耶路撒冷,任她成為荒場,這事必然成就。可是,誰能想到,藉著離棄耶路撒冷,神所要賞賜的,卻是更寬廣的恩典、更豐盛的生命?

《加拉太書》第四章26節說到「在上的耶路撒冷」,所描繪的,即是屬靈的真教會。在應許的聖靈降下、在地上建立教會之前,就如同撒拉尚未被應許生子的時候,那時,她不可能懷孕,是無法生養的婦人,就像《以弗所書》所說,基督藉著教會所要賞賜給萬民的救恩,還是歷代以來隱藏在創造萬物之神裡的奧祕(弗三9);但撒拉將藉著神的應許生下亞伯拉罕「獨生」的兒子以撒,而「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亞伯拉罕的後裔」(創二十一12)──亞伯拉罕真正的後裔,那些將要承受神與亞伯拉罕所立之約、得神所賜永生之福的,乃是憑著應許所生的兒女──進入屬靈真教會的人。他們不見得都是屬肉之亞伯拉罕的子孫,但絕對是亞伯拉罕因神的應許所生,不是按著血氣,而是按著聖靈生的(加四29);在上的耶路撒冷(即屬靈的真教會)是他們的母(加四26)。

屬地的耶路撒冷(如「加四23-25」所說,指按血氣從夏甲所生、生而為奴,屬乎舊約律法的亞伯拉罕後裔;也指舊的約),也像未蒙應許之前的撒垃,是不懷孕、不生養的婦人,無法從神的誡命、律例和典章中看見神的愛,也無法找到祂從這些訓詞中所要賞賜的生命(參:羅七10),如同未曾經過產難的婦人,無法生子。

尤其百姓被擄後,前往聖殿崇拜的路被切斷,失去事奉祭拜的耶路撒冷更像不能生養的婦人,毫無希望。

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


主耶穌嘆息,說:「我告訴你們,從今以後,你們不得再見我,直等到你們說:『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太二十三39)。這是祂最後騎著驢駒進入耶路撒冷,潔淨聖殿,去伯大尼,回城進殿以後所說的話。然而,之前當祂騎著驢駒進城時,門徒和那些前行後隨的眾人已經高聲歡呼:「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高高在上和散那!」(太二十一9),因此主所說「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這句話他們已經在主騎著驢駒進城時喊過!怎麼會說「從今以後,你們不得再見我,直等到你們說:『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

其實,主耶穌所要指明的,是他們雖然喊著「那將要來的我祖大衛之國是應當稱頌的!高高在上和散那!」(可十一10),興高采烈地歡呼迎主,心中期待的只是要「大衛的子孫(兒子)──耶穌」(太二十一9)來復興地上的大衛王朝,從而帶領他們掙脫羅馬政權的枷鎖;並非因為真認識主和祂所要建立的國而呼喊──他們當時絕未想到他們所期待的彌賽亞(受膏者、君王)將被當作罪犯,一個比出名的囚犯巴拉巴還不能放過的「罪人」,被釘在十字架,背負他們的罪孽,流血、死而復活;不知道彌賽亞要建立的,是一個不屬世界的國(約十八36-37),能將人帶入永生的真教會。

所以主說:「從今以後你們不得再見我,直等到你們說:『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主的話已經預指:在真正認識主是預言中的受膏者(基督)之前,他們並沒有看見祂;而有一天,猶太人會承認他們所釘的主耶穌就是那位奉主名來的,他們也要來信祂,向祂稱頌。但現在,時候未到,他們尚無法看見這位已來過世間的彌賽亞,而主耶穌也還在等著他們(參:羅十一1-27)。(下期待續)

推薦給朋友   發表感想   看讀者迴響   加到我的百寶箱   下載PDF檔 分享至 Facebook
返回上頁